坏运气vs癌症:不吸烟、抹防晒霜、多吃西兰花能改变命运吗?
2017-03-29 11:20:07
  • 0
  • 2
  • 2

撰文:Deena Shanker

来源: 商业周刊中文版

癌症与正常的干细胞分裂有着密切联系

三分之二给人类带来痛苦的基因突变是“坏运气”造成的

别吸烟。要抹防晒霜。多吃西蓝花。这样就能不得癌症吗?

几十年来,我们一直提醒公众,要注意各种毒素与患癌之间的联系。然而,据3月23日发表在《科学》(Science)杂志上的一项新研究,三分之二给人类带来痛苦的基因突变并不是由环境甚至遗传因素造成的。它们是随机性的DNA复制错误的结果,或者用一位研究人员的话说,是“坏运气”造成的。

坏运气

研究人员表示,虽然家族癌症病史或者吸烟等不良习惯是导致基因突变的元凶,但正常细胞分裂期间出现的随机性DNA复制错误是一个相当大的诱发因素。“在很多时候,这类基因突变不会带来任何伤害,”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基梅尔癌症医疗中心(Johns Hopkins Kimmel Cancer Center)路德维希中心的联席主管贝尔特·沃格尔斯坦(Bert Vogelstein)表示。他指出,这类基因突变通常发生在人类DNA中不重要的地方。

“偶尔,它们会发生在致癌基因里面,这就是坏运气。”

在美国进行的早期研究基础之上,现供职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生物统计与生物资讯研究组的沃格尔斯坦和克里斯蒂安·托马塞蒂(Cristian Tomasetti)评估了总计有48亿人口的69个国家和地区的癌症发病情况。研究涵盖了截然不同的各类环境,他们发现,癌症与正常的干细胞分裂有着密切联系。换句话说,身体某一组织细胞分裂的次数越多,这个组织患癌的可能性就越大。无论人口和环境因素如何,都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

两位研究者估计,随着时间的推移,66%的致癌基因突变源自随机性的DNA复制错误;29%的致癌基因突变源自环境因素;5%源自遗传因素。沃格尔斯坦表示,他预计66%的数字会上升。“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说,“他们的细胞将进一步分裂,会有更多的基因突变将发生随机性的复制错误。”

参见C. 托马塞蒂等人的研究论文,《科学》杂志(2017年)

不过,托马塞蒂指出,大多数癌症并不是仅由一次基因突变造成的,而是三次或更多次。

可预防

为说明基因突变致癌的情况,两位研究者举了腺癌的例子,这是一种尚未确定由遗传因素导致的肺癌。绝大多数腺癌都是可以预防的,吸烟是造成这种癌症的首要环境因素。两位研究者在分析了基因组测序结果和流行病学资料后发现,大约90%的基因突变是由环境因素和随机复制错误共同造成的。

托马塞蒂称,这意味着90%的基因突变是可预防的,因为在随机性的基因复制错误之外你还需要环境因素。“如果一次基因突变是由环境因素造成的,如果你可以阻止这样的突变,那么你就不会患癌,”他说。因此,单单由随机性复制错误一个因素导致患病的腺癌患者比例只有10%,另外90%的腺癌患者还需要有吸一手或二手烟,或者暴露在其他一些不良环境的因素影响。

论文指出,虽然针对随机性DNA复制错误取得了上述认识,但也不应轻视一级预防措施的重要性。而且,更应当将这种认识当作进行早期检查和干预等二级预防的必要提示。因而多吃西蓝花——但不要用沙拉代替乳房X线检测或前列腺特异性抗原测试(PSA)。另外,就算查出了患癌,也不一定要责备自己。

“这项研究的实际结果之一,就是我们希望它能让人们对自己患癌不要有负罪感,”沃格尔斯坦表示。

“那些已经尽了所能的人——采取了一切预防措施——也依然能得上癌症,他们要知道,不管做了什么,都依然会患上癌症。”

延伸阅读 |癌症病人的精神“蓝瘦”,迷幻蘑菇能帮忙解决
撰文:Eric Roston
于2016年11月24日发表的两项具有突破意义的研究发现,癌症患者在服用从迷幻蘑菇中提取的活性成分裸蓋菇素(psilocybin)后,他们对生存的焦虑和抑郁情绪会得到快速、有效和持续的缓解。

晚癌病人的精神痛苦

对于一些处于癌症晚期的患者来说,病痛带来的冲击和对失去生命的恐惧会让他们走向绝望、颓废,甚至是自杀。高达40%的末期患者陷入了焦虑和抑郁状态,而抗抑郁药物只能起到安慰剂的作用。
这两项新研究本身已经够重磅了,《精神药理学杂志》(Journal of Psychopharmacology)还在这一期中刊登了多篇专家评论来加持这一新发现。评论涉及裸蓋菇素的生物化学原理,阻碍精神病学研究的美国药品管理法规,还对哲学家索伦·克尔凯郭尔(Søren Kierkegaard)提出的“致死的疾病”这个千年难题进行了探索。
在一项由纽约大学带头的研究中,研究人员把29名处于癌症晚期的研究对象分为两组,这两组对象都在接受精神治疗。其中一组患者服用实验室制成的裸蓋菇素(根据患者的体重,每公斤体重对应0.3毫克的裸蓋菇素);另一组患者作为对照组服用的是维生素烟酸。七周后,两组互换药物。
研究作者写道,药物作用“快速、强劲且持续”:单次服用对抑郁和焦虑的缓解作用长达七周以上,甚至达到八个月。研究作者总结道:实验的显著评估效果表明,“这一药理学发现是精神病学领域的新突破。”
另一项研究由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的多名博士带头。他们把患中晚期癌症的51名患者分为两组。在第一阶段,两组分别服用治疗剂量和极低剂量的裸蓋菇素;五周后互换剂量。

实验结果

和纽约大学的研究一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实验结果“表明裸蓋菇素极大减轻了”癌症患者的抑郁焦虑感受或情绪波动,还“提高了患者的生活质量、生活意义、死亡接受度和乐观情绪,”研究作者写道。“这些效果持续了六个月时间。”
在11月23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精神病学和行为科学教授、该研究的主要作者罗兰德·格里菲思(Roland Griffiths)强调了这一实验性治疗方法的独特效果。
“单次服用一种相对短效的药物就能产生如此快速、强劲和持续的抗抑郁和抗焦虑作用,这确实是前所未有的发现,”他说,“对因患癌而承受心理困扰的患者来说,这可能意味着治疗范式的潜在转变。”、
在这两项研究发表的前两天,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也批准可对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采用非法药物MDMA(即摇头丸)。
在上世纪50-60年代,早期的医学研究就发现像MDMA、裸蓋菇素和LSD这样的药物含有一定的治疗功效,虽然这些研究缺乏当今正规研究所要求的实验控制、信息披露和临床试验。70年代初颁布的新药品管理法叫停了这类研究,如今的研究人员要越过法律、伦理和文化上的重重阻碍才能重新开始对这类强效药物进行研究。MDMA和裸蓋菇素都被美国缉毒局(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归为一级管制药品,也就是说这类药品“不具备广泛认可的医疗用途,且极有可能遭到滥用。”
如果我们能把这类药物的任何一种安全地用于医学治疗,其产生的影响都会引起很大关注。
在上述的一篇研究相关评论中,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纽约长老会医院的姑息治疗主任克雷格·布林德曼(Craig Blinderman)表示,美国的几个州都出台了协助自杀方面的法律,让患者自行结束痛苦煎熬。但如果患者只需服用少量裸蓋菇素就不仅能减轻心理痛苦,还能在接下来很多个月里感受到生命的意义,我们该如何选择?布林德曼进一步指出,毕竟历史上的灵性治疗大师都曾使用迷幻药物来激发内心的神圣感。
在新闻发布会上,患者和他们的家人证实了他们在实验性治疗过程中体验到的强烈主观感受。布鲁克林的丽莎·卡拉汉(Lisa Callaghan)朗读了她已故丈夫帕特里克·曼茨(Patrick Mettes)的日记片段,后者参与了其中一项研究。曼茨形容他在治疗中的体验就像是发射航天飞机,他一路飞升,直到他感受到“宇宙的失重和壮丽”。
同样来自布鲁克林的黛娜·巴泽尔(Dinah Bazer)表示,她在几年前确诊癌症后一蹶不振,但这次治疗让她从精神痛苦中解脱了出来。
“作为一个无神论者,要我这样说很难,但我真的是沐浴在上天的爱中,”她说,“这种感觉持续了几个小时。当这种感觉过去后,我的恐惧和焦虑也消失了,我的生命发生了改变。”
(本文原刊于2016年12月)
翻译:陶梦萦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